XIZIKA麦

微博、白熊账号:XIZIKA麦

我有酒也有故事,你可愿一同赏
枯骨成双,曲散人凉。十年一梦,不眷过往。

敛世芳华 四

最近有点焦躁,明日要去拜拜,不一定有时间更文,今日早更~小可爱们有什么想法可以评论告知我~😘😘😘

正文

敛世芳华  四

聂明玦休整一夜后发现在院中既不见老者也不见孟瑶。后院阵法也没有了,只剩一个年轻男子,新的店主。

这一次还没有同对方好好说话,对方就离开了。避之不及。聂明玦有些气血翻涌,再次感到无可奈何。

一向坚定的聂宗主有些动摇,杀人决计是不对的,但他何尝没有失察之责。孟瑶在清河百般受辱他都不知,也不曾替对方出头,这让对方何其心寒。见惯了对方言笑晏晏,这清冷模样实在让聂宗主深感不适。

“宗主,蓝宗主传信。”蓝衣男子禀告道,双手奉上密信。

聂明玦凝视了院中片刻,还是随门人离开了。

孟瑶回到哑舍已是深夜,薛洋靠着君上睡得香甜。孟瑶笑了笑,抱起对方返回屋中。说起来,薛洋不过十岁孩童,居然快赶上孟瑶身高,这让孟瑶深感危机。

怀抱中的薛洋嘴角上扬,转了转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美梦。孟瑶无奈地笑了笑。一夜杂乱无章的梦境,孟瑶睡得很不安稳。

翌日,孟瑶自梦中惊醒,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不该如此心绪烦乱。想来都是因为见了聂明玦。转头见自家徒弟睡得没心没肺,有些不满。捏了捏对方面颊才心满意足地起床做饭。

晓星尘通过一夜修养已经可以起身了。见孟瑶出来停住了手中剑,谢道:“多谢道友相救。”

“不必谢我,救你们的是我家徒儿。只是家徒有些顽劣,还请道长多多包容。”孟瑶意味深长地说。

晓星尘不解,但孟瑶也没有解惑的习惯,进屋查看了宋子琛的伤势,“这位道长三日后应该也会醒来。”说罢就径直走向厨房。

晓星尘见状想要上前帮忙,孟瑶也没拦着,就指使起晓星尘切菜。他要做早饭。

薛洋是闻着香味起来的,开开心心地跑去桌上伸手拿起糕点,被孟瑶用筷子敲了敲,“洗漱了没。客人还没坐下,你急什么。”

薛洋将糕点丢入嘴中,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师尊最好了,知道我爱吃糕点。我这就去啦。”说罢小跑出去。

晓星尘见此情景双目含笑,少年性情直爽不娇做,再加上对方大大的眼,可爱的面容,很讨喜。

孟瑶见晓星尘神色若有所思。

一顿早餐吃得宾主尽欢,孟瑶从晓星尘口中得知,他们也是遭遇温氏暗算才会如此。

薛洋仔细听着晓星尘说的外界种种,眼珠转了转,已有主意。他一直不知为何孟瑶不让他出世,每次问到对方都避而不答,薛洋也就不问了,瞅准机会自己溜出去。

当年的薛洋一心想要见识大千世界,后来的薛洋只想和师尊避世。他曾无数次想,要是自己不那么好奇,不那么顽劣任性,后来的一切是不是不会发生。可这世上没有未卜先知。

三日后宋子琛苏醒,晓星尘终于放下心来。只是当宋子琛知道居然是眼前的小少年救了自己,而且衣物伤药都是眼前人所换就有些别扭。

说起来,此时的晓星尘和宋子琛比之薛洋也大不了多少,但宋子琛此人有洁癖,不喜同人接触。连晓星尘都没有同他如此亲近,居然……随即想到人家救了自己,宋子琛只得忍着道谢。

薛洋见他神色就知心意,眉毛上挑:“莫不是宋哥哥家也有家规,要是碰了就得娶你?不妨不妨,大不了我长大了娶你。”

宋子琛气得脸色发白,孟瑶忍着笑:“洋洋不可无礼,家徒管教无方,请宋道长见谅。”

宋子琛只得摆了摆手,薛洋躲在晓星尘身后,做了一个鬼脸,满意见到对方变脸,还想说些什么,见到自家师傅眼神一溜烟跑了,大喊,“我去端药。”

孟瑶和晓星尘同感无奈,孟瑶再次向宋子琛道歉,晓星尘安慰道:“洋洋年幼,性格有些……”想了想,晓星尘不知该怎么形容对方。

“有些娇纵,都是我惯的。”孟瑶接上:“洋洋从小父母双亡,七岁以前独自飘零,生活不易。后来又被黑衣的修仙之人欺压,险些丧命,至今魂魄不全。他一直不喜着黑衣之人,尤其是……”孟瑶没有说下去,但是让晓星尘心疼不已。宋子琛也缓和了脸色。

“药来了。”薛洋将药碗递给宋子琛,畏于师尊眼神警告,薛洋这次十分乖巧。配着刚刚孟瑶讲述的往事,和这幅乖巧可爱的面容,宋子琛终于有些不忍。晓星尘摸了摸薛洋的头,将一枚糖果递给他。

薛洋见到糖果双眼发亮,没有计较对方无礼行为,开心地吃了起来。孟瑶见两位道长神色满意地笑了。

半月平静度日,宋晓二人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仿佛任何纷争都不曾侵扰此地。名为哑舍,实是热闹非凡。一人一狗,再加上伤势逐渐恢复的黑衣道长,庭院每日上演混战。

宋子琛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了薛洋,这小冤家每每都喜欢烦扰自己。在晓星尘面前却是个乖宝宝。后来他冥思苦想才觉得是不是自己的黑衣让薛洋想起儿时阴影,索性换了黑袍改穿蓝袍。虽然是墨蓝,接近黑色,但是换了衣服后薛洋没那么故意了,他还暗自得意自己找对方法。

刚刚教训完薛洋的孟瑶笑而不语。

悠闲的日子总是短暂,晓星尘和宋子琛养好了伤,忧心战事决定离开。奇怪的是薛洋没有任何反应还张罗着要给两位哥哥送行,帮着孟瑶准备了一桌大餐。

那时的孟瑶因为心绪不宁虽然有察觉不对却不曾想薛洋在自己酒中下药,又在房中点上安眠香,等他醒来时,晓星尘和宋子琛走了,可薛洋也不见了,院中的君上也被带走了。

看中空空的屋舍,孟瑶倍感无力。他本无意再入仙门纷争,可如今命运告诉他,他逃不掉。

他一直想不明白自己为何重生,他死前不甘吗?应该是有的吧。他虽然杀了很多人,但是也算善恶分明。被自己珍而重之的人那样对待,还有那个一问三不知。若论心机自己怎么会输给他,又是为何一点也没察觉任由事情发展成了最后模样。自己一直是个矛盾的人,做个坏人却又坏得不够彻底,不够无情。想做个好人,也不得法门,就像个傀儡,执行着老天给的既定命运,无论如何挣扎,最终还是落个曲终人散的下场。

孟瑶苦笑了下,不甘是有,但他其实没有勇气重来一次的。随即想到了薛洋。莫非是薛洋死有不甘?听说执念太深的人无法往生,可像自己这样的人一旦死了那便是身死魂消,哪来的执念。孟瑶再次否决了这个想法。

也罢,既然要来的逃不掉,那么来吧。

临走前,孟瑶深深地注视着哑舍,这个地方住了那么久,安静淡然,让人心安。

曾想过等天下大局定了再带薛洋下山游猎,这次权当磨练吧。孟瑶安慰自己,不再犹豫转身离去。

评论(9)

热度(295)